「(02338)潍柴动力股吧」揭秘字节跳动海外的豪华高管团,估值1000亿美金,下一步怎么走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沧海配资网
(02338)潍柴动力股吧

揭秘字节跳动海外的豪华高管团,估值1000亿美金,下一步怎么走

不管你承认与否,作为字节跳动国际战略中的排头兵,TikTok已经成为当之无愧的出海第一APP——全球的下载量约为19亿次,连续三个季度蝉联苹果商店下载量第一。

字节跳动正在进行一个超级大冒险——在中国和海外分别建立一个师出同门,却又各自独立的超级流量体系。

一方面,业务上相互独立,海外数据存储在海外,审核人员放在海外,最大限度的符合海外监管要求;

另一方面,人事上相互独立,张一鸣之下,字节跳动中国由董事长张利东、CEO张楠领导,而字节跳动全球则是广泛邀请国际知名公司的高层入职,大量聘请当地员工。

在Linked in上搜索Tik Tok,在全球范围内一共有533个职位,分布在洛杉矶、纽约、多伦多、伦敦、巴黎、柏林、华沙、莫斯科、斯德哥尔摩、首尔、悉尼、新加坡、圣保罗、墨西哥城、胡志明市、雅加达、吉隆坡……几乎各个国际大城市,都有相关职位需求。

根据娱乐资本论的不完全统计,字节跳动在海外的“豪华高管团队”,已经涵盖了来自迪士尼、Google、Facebook、微软、索尼、华纳、Hulu、万事达等诸多顶级公司的前高层。

前日宣布的那一则人事任命最为重磅——迪士尼前高管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将于今年6月1日正式加入字节跳动,担任首席运营官(COO)兼全球首席执行官,负责TikTok、Helo、音乐、游戏等业务,同时负责字节跳动全球职能部门(不含中国),包括企业发展、销售、市场、公共事务、安全、法务等。

在迪士尼期间,凯文·梅耶尔参与或主导了对皮克斯、漫威、卢卡斯影业和21世纪福克斯的收购。迪士尼旗下的流媒体Disney+,也是在他的主导下推出的。

而今年4月,TikTok刚刚挖来了Hulu负责品牌营销和文化的副总裁Nick Tran,出任北美营销主管。

字节跳动最近三轮融资,都是由美元基金主导,目前估值已高达900~1000亿美元。

很显然,单靠中国市场,必然撑不起这样的估值,拓展海外市场是它必须要走的路。

但在产品出海过程中,却难免会遇到各国的国家监管问题、与各国大量企业初次建立合作产生的问题、参与海外企业兼并够的问题、本土化运营和商业化的问题等。

在海外各国,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本土化团队,是字节跳动实现海外野心的重要一环。

同一套产品,

从中国一路打到全世界

除了拥有本土基因和庞大人口基数的中国,来自印度、美国等国家的海外粉丝,成为了抖音及TikTok登上宝座的重要推手。

来自App Annie的数据表明,印度用户2019年在TikTok上的停留时间,比2018年整整增长了240%,其比例占抖音海外用户使用时长的48%……

TikTok从2017 年 11 月的日本 App Store 免费榜第一名,到 2018 年的泰国当地 App Store 排行榜第一名,再到如今的风靡全球,TikTok 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呢?

事实上,促成TikTok风靡全球最根本的原因就是业务布局早,在其他巨头还未布局短视频赛道时,TikTok就已经将赛道沾满,并且同时大额买量的方式进一步扩大与竞品企业的差距。

华钛互娱联合创始人司码一直在研究Tiktok的发展和产业机会,在他看来,TikTok在过去数年中一直都是Instagram最大的广告主,每年买量投入约为10亿美元,“TikTok做的早,现在领先其他巨头半个身位。”

相较于其他企业摸着石头过河,字节跳动海外市场的一切产品均在国内可以找到对应模板,例如:TopBuzz对应的是今日头条;Hypstar对应的是火山小视频;TikTok对应的就是抖音……

这些模板产品早已进行多轮打磨,同时经过中国市场检验,目前已拥有成熟稳定的业务模式,且变现闭环做的特别好。

这些宝贵的经验,对于海外市场的发展极具借鉴意义,这也是其他企业无法比拟的优势所在。

在很多人看来,字节跳动头部产品今日头条,本质上来说就是一部流量机器,在成功捕获大批流量后,便开始孵化各个项目。而在海外市场中,其运营逻辑几乎一模一样。

但同样,风光无两的TikTok同样需要面对巨大的压力,而这种压力并非来自商业层面,更多的是来自政府监管层面。

2019年11月,TikTok就曾因信息安全受到质疑,而为了消除这种担忧,字节跳动聘请了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任职公司第一位首席信息安全官。他的到来,展示了TikTok保护用户信息安全的某种决心。

事实上,除了刚刚入伙的凯文·梅耶尔以及Roland Cloutier,当下TikTok管理团队的豪华程度已足以用“银河战舰”来形容,而这一切,都为了将出海产品的本土化做的更好,把公司打造成真正的全球化企业。

字节跳动的海外“银河战舰”

2020年,字节跳动展露出了对国际业务前所未有的重视。

3月,张一鸣在内部信中宣布了公司的架构调整:他将出任全球CEO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接下来会花更多时间在欧美和其他市场。

而除了当下将迪士尼的“前总统候选人”凯文·梅耶尔纳入麾下,在最近两年内,字节跳动相继从全球多家顶尖公司中寻来不少人才。

1月,时任微软集团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加入字节跳动大家庭,任职字节跳动法务副总裁。

众所周知,TikTok用户可以选择曲库里的音乐进行创作同时也可以自行添加音乐进行创作,随着用户量的增大,内容的丰富,TikTok必定会遇到越来越多的音乐版权问题,而Erich Andersen的到来,显然可以为TikTok在音乐版权上提供专业指导意见。

去年在两次议会中英国官员都曾提到过TikTok,所以公司对此不能掉以轻心。如何与当地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也成为TikTok的当务之急。

为此2019年12月,字节跳动从谷歌挖来其负责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公共政策的高级经理西奥·博特拉姆(Theo Bertram)。

西奥不仅是谷歌欧洲的元老级人物,而且他早年间有极深的政府工作背景。他曾在英国工党担任了六年广告活动和传播经理,而后在首相府中任职四年的特别顾问,主要负责信息与研究。在谷歌近九年的工作期间,他主要负责的也是公共政策领域。

就职后,西奥在领英上发出招聘需求,想要寻求分布在布鲁塞尔、柏林、巴黎和伦敦的公共政策和政府关系方面的人才。在领英的帖子中,他称“TikTok希望创建一个具有凝聚力、乐趣和安全性的社区。

同年6月,前Fccebook的全球副总裁Blake Chandlee在其社交平台上公开表态称,现已经加入字节跳动 ,担任TikTok全球商业化业务副总裁一职。

在Fccebook工作十余年的Blake Chandlee是其第一位国际化员工,在业务商业化中更有着过人之处,此前,Facebook海外商业化的团队由Blake Chandlee一手搭建,英国以及欧盟各地相继告捷后,Blake Chandlee又将其模式复制到亚太以及拉丁美洲地区。

2018年10月,华纳音乐集团首席业务发展数字官兼执行副总裁奥莱·奥伯曼(Ole Obermann)加入字节跳动,出任音乐总监。

奥莱有着丰富的全球数字音乐版权资源,而且和大多数长期从事音乐行业的人不一样的是,他兼具艺术与商业的思维。用华纳音乐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夫·库珀(Steve Cooper)的话说:“奥莱有以艺术家为中心的敏感性,和以数据为导向的商业敏锐。”

这或许和他的从业经历有关,奥莱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BMG(贝塔斯曼音乐集团)担任产品经理,也许是这份工作是他养成了数据化的思维方式。

后来奥莱在索尼工作的十年间,虽然最高任职是EVP(全球数字合作伙伴开发和销售),但是还在推动索尼的音频和视频流策略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领导了索尼数字分析基础架构的建设、主导了索尼在数字播放列表的早期工作。

在当时,虽然字节跳动已经将Musical.ly与TikTok进行合并,可以使用与Musical.ly合作的唱片公司的资源,但是全球音乐版权的80%都集中环球、索尼和华纳这三大唱片公司手中,而去年4月TikTok和他们的版权合约就已经到期,且目前仍处于协商授权的阶段。所以奥莱·奥伯曼这样的人才,对于集团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而在众多高管入伙中,Alex Zhu(朱骏)必须是最为浓重的一笔,完全可以这样说,Alex Zhu以及其一手打造的Musical.ly改变了TikTok的命运。

2014年7月, Musical.ly在应用市场同步上架。一年后,便获得猎豹移动500人民币的A轮融资。在当时,Musical.ly在苹果应用商店的排名在1400位左右,同年7月,飙升的用户量把Musical.ly推上了苹果美国App应用商店榜第一名。

2016年初,Musical.ly的日活已经稳定在200万左右,5月完成了由猎豹,SIG,GGV,启明创投和光信资本等1.2亿美元的 C 轮融资,同时用户突破了7000万。

2017年11月,今日头条宣布以10亿美元收购Musical.ly,在促成字节跳动对外披露的金额最大一桩收购案的同时也将Alex Zhu收编成为TikTok总裁。

目前,随着凯文·梅耶尔的加入, Alex Zhu将转任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负责公司战略和产品设计。与此同时,TikTok全球各国家和地区现负责人当前职位不变,将继续履行原有职责,向凯文·梅耶尔汇报。

从Xbox的分区运营,

到字节跳动的“两张网”

在娱乐资本论的采访中,有投资人做了一个有趣的类比:

字节跳动正在面临的全球市场的监管问题,和谷歌等国外产品乃至电影等进入中国面临的“强监管”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当下,Xbox、PS4等主机游戏,在中国和海外实行分区运营的策略。同样的,字节跳动把抖音和TikTok完全独立运营,但是该面临的监管问题也一样会遇到,特别是在当下国际关系更为敏感的时期。

所以,今日头条需要聘用一些懂得国外监管红线,深知国外市场运营、商业化乃至资本运作的人才。

相较于从国内大批量选拔人才派驻海外,显然,直接聘用国外本土的顶尖人才是更好的办法。他们可以凭借各自过去的经验,让字节跳动不走他们之前所在企业的老路,避掉不少坑。

此外,字节跳动外海业务线口过于分散。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子品牌包括:综合资讯类产品TopBuzz、News Republic,短视频类产品Tik Tok、Flipagram、Vigo Video、BuzzVideo等等,而这一系列复杂的业务线口也需要一个专业的海外团队来进行整合规划。

迪士尼前任CEO罗伯特·艾格在自传《一生的旅程》中这样评价凯文·梅耶尔:“大师级的战略家和谈判家”,“一个知道如何让1+1大于2的人”。

众所周知,北美市场正在尝试通过相关法案阻止Tiktok的快速扩张,而凯文·梅耶尔等一系列高管为字节跳动注入的本土基因,能否理顺海外的政府关系,让字节面临的局面从“不合作”变为“共赢”,无疑是高管们的重要使命。

相关热词搜索:(02338)潍柴动力股吧